2012中国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结果发布
2013-01-14  来源: 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  

幸福之源在家庭


    2013年1月10日下午,“2012年中国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结果在北京发布。该调查由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瞭望周刊社、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和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举办。调查结果显示,现代人的幸福之源在于家庭,家庭幸福感偏低人群值得关注,家庭生活需求亟待解决。

 


    中国人口宣教中心主任张汉湘发布了调查报告:以10分为满分,83.2%的被调查居民对家庭幸福感标准化评分超过6分,41.9%的家庭超过7分,全国平均水平为6.90分,大多数家庭感觉幸福;
    影响中国家庭幸福感的主要因素,按相对作用大小依次为:家人健康、夫妻和谐、有自己的住房、子女成才和心态好,这些因素在城乡之间表现出高度的一致性,健康、和睦、小康成为城乡居民的共同追求;
    我国城乡居民之间、不同人群之间的家庭幸福感存在明显差异,在经济社会发展和人口转变中体现出更多的复杂性、多样性:比如农村居民感觉幸福的家庭比例略高于城镇;
    家庭幸福感较高的人群特征为“老年、女性、初婚、受教育程度较高、家庭经济状况良好、家庭和邻里关系良好”;
    事业单位、外企人员、离退休人员的家庭幸福感较高;而农民工、留守妇女、留守儿童、空巢家庭等群体家庭幸福感普遍偏低,应给予更多关注。
    与上一届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以网络有奖调查方式为主不同,2012年的此项调查,更加着重于实地走访的调查方法,力求更加真实地反映社情民意。

 


    《瞭望》新闻周刊执行总编辑胡俊凯在发布会上表示,数以千计的问卷调查样本证明,“幸福”的内涵非常丰富,不能把它简单化作一个技术指标或是一种时髦,而更应是一种执政理念。关注“幸福”,其更大意义在于帮助政府发现政策制定、施政过程中的问题,让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更加深入人心。
    发布会上,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做了调查数据说明:在历时7个月的调查中,调查组通过系统抽样方法,抽取了北京、浙江、安徽、甘肃、河南、四川、辽宁7个省(市)的21个县级单位,700多名调查员行程2万余公里,走访了123个村和社区,采用直接入户方式进行现场调查。调查共获得6000份样本,其中18周岁及以上成年人有效问卷5604份,占总样本量的93.40%。同时,非有奖网络调查在多家门户网站同步展开。数据质量评估结果表明,实地调查结果对全国具有代表性。
    调查结果发布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杜鹏、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家庭教育研究与指导中心主任闵乐夫、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性医学科主任杨大中展开了“幸福论坛”,结合此次调查数据、各调查分主题报告和反映出的与家庭幸福感相关的养老、婚姻两性、亲子关系、社区环境、风险因素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对调查中幸福感较低人群表示了关注,并提出了政策建议。
    主办方表示,为持续了解中国家庭的发展状况、家庭成员的心理感受和需求取向,本调查将每年度举办一次。

 

 

    附件一:
    “40后”进入幸福感收获期  “80、90后”压力增大
    2013年1月10日下午,“2012年中国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在京发布。该调查由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瞭望周刊社、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和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举办。调查结果显示,年龄越大,家庭幸福感越高:40后的家庭幸福感最高,为7.06分,50后为7.02分,80后为6.83分,90后的家庭幸福感最低,为6.68分,呈现出家庭幸福感随年龄递增的特点。这与年纪越大,对家庭投入的越多,从中得到的满足越高有关,也与80后、90后群体面临就业、购房等巨大压力有关。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杜鹏分析认为,40后、50后正处于家庭幸福感的收获期。40后、50后群体组成家庭的时间更长,他们更多地体会到了与婚姻相伴随的生育及子女抚养过程,从中获得了更多积极的情感体验。同时,较高的家庭幸福感也同40后处于生命周期的最后阶段相关。相对丰厚的社会经济资源,丰富的人生阅历,以及他们成长年代的集体主义社会价值观的濡染,让他们的心态更加豁达,能够运用更加平和的心态看待自己的处境,对情感的控制能力更强,相对中青年群体而言期望和追求较低。在回答“认为对家庭幸福感有影响的因素”这一问题时,老年人选择“心态好”这一项的比例超过其它年龄人群(分别为52%和39%)。
    如今,40后、50后群体大多已经离退休,不再面临着升职、加薪压力,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享受家庭生活,因而主观满意度高,家庭幸福感体验也更为强烈。
    相比之下,80后、90后群体刚刚从校园走向工作岗位,事业处于起步阶段。在面临巨大竞争压力的同时,还有购房、购车、子女教育、赡养老人等生活压力,这样一种生活状态会使其面临更多的发展压力。此外,80后、90后中的一部分人尚未组成家庭或刚刚组建家庭,对于“婚姻”带来的角色转变还在适应、磨合阶段,因而幸福感得分略低。
 
    附件二:
    婚姻让人更幸福
    2013年1月10日下午,“2012年中国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在北京发布。该调查由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瞭望周刊社、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和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举办。调查结果显示,初婚人群最感幸福,其家庭幸福感为最高的6.94分,再婚者的家庭幸福感为6.86分,均高于未婚者为6.63分,离婚者的家庭幸福感最低,仅为6.19分。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性医学科主任杨大中等多位专家在调查分主题报告中共同认为,婚姻能够提高个体的积极情感,婚姻是主观幸福感的强有力因子。结婚除了可以满足夫妻双方的性需求,还可以为彼此提供强有力的精神慰藉,进行情感与经济的支持,缓解生活压力。这满足了人关于“归属与爱”的需求,提升了人们身心健康程度,因此是幸福感的重要影响因素。夫妻双方身心健康程度、结婚年限、性生活质量、日常互动频率都对家庭幸福感有显著影响。
    同时,调查发现,在农村,婚龄越长家庭越幸福;在城市,婚龄越短幸福感越高。
    调查显示,在农村结婚年限20年及以上的家庭幸福指数最高,为7.02分。结婚0~3年的家庭幸福感为6.82分,4~7年的为6.87分,8~12年的为6.91分,13~19年的为6.92分。
    而在城镇,结婚0~3年的家庭幸福感最高,为6.84分,结婚8~12年的次之(6.83分),结婚4~7年的为6.80分,20年以上的为6.78分,13~19年的为6.77分。
    这折射出城市生活更大的压力。城市的生活环境、工作压力、子女的教育压力等均大于农村。更多的情感诱惑,也使传统意义上的“七年之痒”变为“三年之痒”,甚至更短。
    王广州还发现,夫妻双方日常交往越频繁,家庭越幸福。夫妻住在一起,几乎每天见面的家庭幸福感为6.96分,“每周至少见一次”的为6.83分,“每半月或更长时间见一次”的为6.77分,“过去一年没见过”的为5.44分。
    随着城市流动就业的常态化,“孔雀东南飞”的夫妻两地分居问题,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城市婚姻的幸福指数。而农村则保存了更加“朴实”的社会环境与文化氛围,人们生活在“熟人社会”之中,家庭生活以“务农”为中心,相对固定而单纯。这些都使得农村的婚姻更贴近婚姻的本质,因此更容易获得幸福。
 
    附件三:
    居住条件影响幸福
    2013年1月10日下午,“2012年中国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在北京发布。该调查由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瞭望周刊社、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和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举办。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房子是很多家庭最主要的固定资产,可在侧面勾画出一个家庭的经济状况。
    受访者住房状况“很好”的家庭(占比10.08%)幸福感为7.32分,住房状况“良好”的家庭(占比33.95%)的为7.00分,住房状况“中等”的家庭(占比48.87%)的为6.82分,住房状况“较差”的家庭(占比6.24%)的为6.47分,住房状况“很差”的家庭(占比0.86%)的为5.48分。对居住小区评价越高,家庭越幸福。居住小区满意度评价8分及以上的家庭幸福感为7.14分,小区满意度5分及以下的家庭幸福感为6.36分。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认为,住房条件和社区环境,与家庭幸福感亦有着正向相关的关系。住房对于中国人的意义非常特殊。特别是上世纪末“房改”政策实施以来,能否拥有满意的自有住房,仍在较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家庭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而子女成年后,是与父母同住,还是分开居住?在日常生活中,许多家庭都做出了较为一致的选择。
    2012年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显示,“与父母临近但不同住”的家庭幸福感最高。与父母居住在同一个小区或临近小区的家庭幸福感为6.93分,高于与父母共同居住的家庭幸福感(6.82分),也高于与父母不临近居住的家庭(如住在同一个县的为6.86分,省内其他县的为6.72分)。
    父母一方的感受也高度相同。与子女居住在同一个小区或临近小区的家庭幸福感为7.13分,高于与子女共同居住的家庭幸福感(6.91分),也高于与子女不临近居住的家庭(如住在同一个县的为6.98分,省内其他县的为6.88分)。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认为,随着中国人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较大变化。父母与子女普遍希望拥有独立的生活空间,但新时代的“家距离”又不能过远。
    从子女角度看,与父母临近居住可以更容易地从长辈那里获得生活支持,比如晚上“蹭饭”、请父母照顾孙辈等,减轻年轻人奋斗时期的生活压力。从父母角度看,随着老人年龄的增长,若与子女的“小家”距离过远甚至不再一个省内,则会成为“空巢老人”,难以方便地享受亲情温暖。而“与父母临近但不同住”的选择则能够兼顾解决独立生活空间与享受亲情温暖之间的矛盾。
    另一方面,分开居住也有利于缓解因生活方式不同而引发的“婆媳关系”“翁婿关系”紧张。此次调查显示,与配偶父母居住在同一个小区或临近小区的家庭幸福感为7.01分,同样高于与配偶父母共同居住的家庭幸福感(6.97分),也高于与父母不临近居住的家庭。
    研究者提示,随着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与父母居住在同一小区或临近小区”,一系列的房产政策、社区服务、社会管理都需依此进行调整。
 
    附件四:
    远亲不如近邻
    2013年1月10日下午,“2012年中国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在北京发布。该调查由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瞭望周刊社、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和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举办。调查结果显示,“孟母三迁”“远亲不如近邻”等故事和谚语在当代中国仍然适用。
    调查显示,与邻居的关系越好,家庭越幸福。与邻居关系评价8分及以上的家庭幸福感为7.05分,与邻居关系评价6~7分的家庭幸福感为6.31分,与邻居关系评价5分及以下的家庭幸福感为5.93分。
    而且,与邻居交往越全面和越深入,家庭幸福感越高。“与邻居见面互打招呼”、“帮邻居或请邻居修理家具设备”、“受邀到邻居家做客或者邀请邻居到自己家做客”、“向邻居借钱或借给邻居钱”、“邻居不在家时,为邻居看门”的家庭幸福感分别为6.92分、7.11分、6.99分、7.05分和7.04分,分别高于没有相应行为的家庭(6.28分、6.82分、6.79分、6.87分和6.81分)。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认为,家庭的幸福感不仅是个人自身的幸福感,也不仅是一个家庭“70平方米或90平方米的幸福感”,更涉及一个社区内“家与家”之间的关系。增进邻里交流,改善邻里关系,对于减缓压力、保持身心的健康和幸福感的体验有着深刻影响。
 
    附件五:
    幸福感较低人群值得关注
    2013年1月10日下午,“2012年中国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在北京发布。该调查由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瞭望周刊社、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和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举办。此次调查非常关注家庭幸福感较低的人群。数据显示,农民工、留守妇女和留守儿童、空巢家庭的家庭幸福感综合评分较低。
    与其他职业相比,农民工群体的家庭幸福感最低(6.49分),低于农业劳动者的6.92分,甚至低于城镇中的失业和无业家庭的6.72分。其在打工地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分别是日常开支高(51.95%)和父母不在身边(25.00%)
    农村“留守妇女”的家庭幸福感也不容乐观。样本中共有农村“留守妇女”471人,占农村本地已婚妇女的30.13%。其家庭幸福感为6.89分,显著低于农村本地已婚妇女的相应水平(6.99分)。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家庭教育研究与指导中心主任闵乐夫关注到,父母均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家庭幸福感为6.39分,父母仅一方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的家庭幸福感为6.53分,均显著低于儿童的平均家庭幸福感(6.89分)。他在分报告中指出“完整家庭是孩子成长必需品,亲子沟通很重要”。
    “空巢家庭”幸福感为6.83分,显著低于“非空巢家庭”(6.95分)。其中,农村“空巢家庭”幸福感为6.89分,“非空巢家庭”为7.00分;城镇“空巢家庭”幸福感为6.71分,“非空巢家庭”为6.88分。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李建新教授认为,分析这些人群的迫切需求,可以为有关部门调整公共服务政策提供依据。
 
    附件六:
    幸福感是可以传染的
    2013年1月10日下午,“2012年中国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在北京发布。该调查由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瞭望周刊社、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和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举办。调查首次引入了“你认为周围幸福人群的比例”这一数据测量。结果显示,被调查者认为周围人群绝大多数家庭幸福的占15.60%,大多数家庭幸福的占54.57%,二者合计占70.17%。与本次调查标准化平均分数(6.90分)的测量结论基本一致。
    此次调查认为周围人绝大多数都幸福的被调查者,家庭幸福感最强烈;反之,认为周围极少数人幸福的群体,家庭幸福感得分最低。这说明了幸福的主观体验性和传染效应。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李炜分析,认为周围绝大多数人都幸福的被调查者,自身易受到感染,产生乐观和积极向上的情感体验,因而幸福程度更高;而负面情绪也是很容易传播的,认为周围人极少数幸福的群体,自身也会产生压抑、悲观等消极情绪,影响其生活质量,减少对于幸福的体验。
    李炜提出,想要获得幸福的家庭生活,健康平和的心态以及积极正面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是首要条件。人只有具备了感受幸福的能力,才能找到创造幸福的方向。
 
    附件七:
    破解家庭幸福密码
    2013年1月10日下午,“2012年中国家庭幸福感热点问题调查”在北京发布。该调查由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瞭望周刊社、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和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举办。调查结果显示,有48.92%的被调查家庭有“社区医疗”方面的需求;41.13%的有“文化生活”方面的需求;23.55%的有“就业”方面的需求;19.79%的有“老人赡养和护理”的需求;15.16%的有“亲子关系、家庭教育咨询”方面的需求。
    城乡之间在家庭发展方面的需求基本相同。城镇对社区“文化生活”的需求偏多,农村对“老人赡养和护理”和“亲子关系、家庭教育咨询”、“婚姻和家庭关系指导”等方面的需求更高一些。
    本次调查的主要目的,是深入了解中国城乡居民家庭幸福感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全面反映家庭生活的主要需求、意愿和预期,积极探索有效提升家庭幸福感的主要途径的政策措施,针对本次调查所反映的需求现状以及存在的问题,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等多位研究者提出了建议:
    一是要逐步提高城乡家庭的收入水平和居住条件,消灭“零就业”家庭,让每个家庭真正能够“安居乐业”。
    二是要着力提高家庭服务能力,改善和缓解城乡家庭“看病难”、“养老难”、“入学难”问题;因地制宜发展家庭用品配送、家庭教育等特色服务。
    三是要加强家庭发展观念的倡导,注重家庭人口文化的培育和普及。加强流动人口聚集区多元文化交流,促进流动人口尽早融入当地社会。
    四是要重点关注特殊群体。鼓励有条件的地方,率先探索建立以家庭为中心的人口与计划生育公共服务体系,加大对老年人家庭、残疾人家庭、空巢家庭、留守家庭、流动家庭、受灾家庭、单亲家庭和其他特殊家庭的扶持力度,逐步提供婚育指导、初级家庭保健、儿童早期发展、家庭教育指导等服务。